中国渔业协会

“渔业摇篮”渤海渔业资源锐减 四季渔歌何时再现?

2015-04-20 来源:河北新闻网


二十年多年前,眼前的这片海,寂静、湛蓝,村里的老老少少世代以渔为生。可如今,曾经富饶的渤海,已经贫瘠不堪。

4月15日,在这个本应是捕鱼的黄金季节里,黄骅市的南排河中心渔港旁,渔民任月连赭红的脸上写满了伤感。

“渔业摇篮”蜕变,有重要经济价值的渔业资源从70种减少到10种左右

任月连是黄骅市南排河镇小辛堡村村民,他清楚地记得上世纪90年代自己和父辈们在海上捕捞的情景。“那时候,一年四季都不闲着,捕完毛蛤蜊捕螃蟹、捕完螃蟹捕鲳鱼、捕完鲳鱼捕鲅鱼、捕完鲅鱼捕海蜇……往海里一看就一群一群的鱼,一网下去拉上来几千斤巴掌大的大对虾,一米多长的黄鲇鱼、大鲅鱼到处都是。”

如今,这片熟悉的大海里已经“没货了”。“上个世纪80、90年代,渤海还可以捕捞到两指多长的野生对虾,这种对虾如今早已不见踪影。尽管现在实行伏季休渔制度,春秋两季也很难见到渔业丰收的景象,更甭提四季渔歌啦。”任月连说,现在渤海湾可捕捞达产的捕捞种类只有生存能力较强的皮皮虾、螃蟹等极少数品种,传统渔业特产带鱼、鳓鱼、真鲷、野生牙鲆、野生河豚等几乎绝迹。采访中,不少渔民戏谑地告诉记者,很多鱼,他们也只能从动物世界中了解到。

数据显示,渤海渔业资源已由过去的95种减少到目前的75种;其中,有重要经济价值的渔业资源从过去的70种减少到目前的10种左右。“最近20多年,梭子蟹、黄鱼、鲙鱼、鳓鱼、银鲳、带鱼等渤海久负盛名的经济品种以及低值的毛虾、毛蚶等资源已经相继枯竭,主要经济品种已长期形不成鱼汛。”省畜牧水产局渔业资源保护处副处长崔校武解释,鱼汛是指某些鱼类集中在一定水域的时期,适于捕捞作业。

渤海湾曾是我国四大渔场之一,曾被誉为“聚宝盆”、“渔业摇篮”,是整个北方海洋渔业资源的源头。而省畜牧水产局最新的海洋渔业资源调查结果显示,如今渤海的海洋生物资源已经比20年前减少近50%。

“公地悲剧”发生,捕捞强度超出资源再生能力二三倍

逐利的疯狂打捞和水质的不断下降,让这一湾海洋变得不堪重负。

崔校武介绍,上世纪五十代末至七十年代初,我省海洋捕捞业从风船渔业向机船渔业转型,捕捞强度随着机械化程度提高迅速增长,当时渔业管理追求的是产量,强调“增船增网、多捕多捞”,很少考虑资源保护问题。

此后的20多年里,各地捕捞能力普遍增长3—5倍,拖网作业和定置作业竞相发展,渔场作业由季节性生产转向全年追捕,高价值鱼类的产卵和越冬群体被大量捕捞,海洋食物链遭到严重破坏。

据专家估测,如今,渤海作业渔船捕捞强度已超过生物资源再生能力2—3倍。渔民为了追求产量和效益,渔船越造越大、渔网越下越长、网目越织越密,使得资源衰退与过度捕捞形成了恶性循环。地方政府及渔政管理机构由于执法力量有限,使得最小网目尺寸、最低可捕标准、幼鱼比例检查、取缔“三无”渔船等资源保护措施执行起来大打折扣。

在这样的情况下,渔业资源就成了“公地”:它有许多拥有者,他们中的每一个都有使用权,但没有权力阻止其他人使用,而每一个人都倾向于过度使用,从而造成资源的枯竭。过度捕捞,最终酿成渔业资源的“公地悲剧”。

太平洋里虽然有着丰富的鱼虾,但是,已经很难游到中国近海。渔民为了能“截”在别人前面打到更多的鱼,拼命远离内海向东走,实则就是在中日韩交界水域附近打鱼。

此外,水质的不断下降和沿海工程的建造也成为影响渔业资源的因素。

海洋生物的产卵育幼场、索饵场集中分布在河口附近以及近岸海域,随着海洋经济发展,政府推进港口、滨海工业区建设,填海造地、航道清淤、油气开发、工业抛废,占用了大量近岸海域,这导致潮汐潮流改变、海区底质被破坏等,致使周边海域的渔业利用价值降低。

渤海是半封闭的内海,上承山东、山西、河南、河北、辽宁、天津6省市每年大量污水入海,一些以潮间带和浅海为栖息地的贝类,由于栖息地水质变劣,生存条件已经不复存在。调查结果显示,我省Ⅰ类、Ⅱ类水质海域已不足60%。

加大基础研究,严格渔业执法,期盼渔业资源尽早恢复

“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拟在黄骅投建北方水产种业工程,项目建成后,黄骅将实现水产品研发-养殖-加工-销售的全新产业格局,也将为我们的增殖放流提供基础数据和研究成果。”黄骅市水产局办公室副主任仝雅东介绍。

为了缓解渤海的渔业资源压力,从2005年开始,我省每年都要组织虾、蟹的放流行动;2007年开始,我省实行伏季休渔制度,效果逐渐显现。“放流、伏季休渔之前,我省渤海皮皮虾每年的产量只有几吨,现在皮皮虾的年产量能够达到几千吨的水平。但是,最近几年,放流收效变得不明显起来,虽说放流越来越多,但是虾蟹的产量并没有相应增长。放流需要结合海洋生物调查和研究科学、合理地进行。”崔校武说。

海洋生物资源具有洄游性和隐蔽性的特点,科学养护、合理捕捞的难度大,需要长期性、连续性的资源调查做基础。渔业专家建议,要组织大型科研机构、专业海洋院所广泛开展海洋渔业资源调查,对资源蕴藏量、可捕量、种群变化及其与饵料生物关系做长期监测和研究,为今后合理放苗、限额捕捞提供足够的科学依据。同时,政府要继续大规模开展渔业资源增殖放流,进一步强化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人工鱼礁区、海洋牧场建设,促进海洋生物资源修复,海域的海洋生态功能。

省畜牧水产局渔船渔港处副处长史占杰说,从多年的管理实际来看,压缩近海捕捞能力,最大的难点在于渔民缺乏生活出路,往往是国家下力量、花资金赎买了渔民的马力指标,却增加了部分“三无”渔船,建议在国家层面谋划沿海渔民民生工程,改变渔业燃油补贴途径和方式,加大对渔船改造、网具更新和渔民转产转业支持力度。同时,渔业执法严格执行渔船“双控”、建造审批、捕捞许可制度,控制海洋捕捞强度,坚持和完善海洋伏季休渔制度。

针对水质下降问题,省畜牧水产局相关专家建议,我省应建设省、市、县三级海洋生态环境监测体系,对海洋生态环境和渔业资源进行常态化监测;建立渔业资源生态补偿先行赔付机制,落实好资源补偿措施;制定海域环境修复方案,在河口和滨海电厂、碱厂、炼油厂、钢厂排水口周边,建立环境监测点,营造以人工藻场为主的净水复合生态系统,同时,商港和渔港的港池、航道、锚地,划定常年休渔海域,以确保渤海渔业资源尽早恢复。

主办单位:中国渔业协会    |    联系电话:010-59194676, 010-59194679    |    传 真:010-59194640    |    Email:cfainfo@163.com
承办单位:百奥泰国际会议(大连)有限公司    |    联系电话:0411-39607303    |    传 真:0411-84575250    |    Email:pr@bit-expo.com
中国渔业协会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3-2017    |    技术支持:百奥泰国际会议(大连)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