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渔业协会

渔药行业乱象丛生,规模化是治“乱”之策

2015-01-04 来源:中国渔业报 


12月9日,深圳市食品药品监管局向广大水产经营者发出警示:水产品中药物残留尤其是含有违禁药物,根据“两高”司法解释,可直接判刑。

与其它农产品一样,水产品安全问题同样是不可逾越的红线。政府部门针对水产品违禁药物残留进行大力打击,折射出当前水产养殖业中的“渔药”问题,正被逐渐放在“聚光灯”下。

利润大于安全

行业监管机制不健全 生产源头乱象丛生

“入行门槛低、原料来源参差不齐、药品保健品傻傻分不清楚。”据多位业内人士爆料,生产源头是渔药行业混乱的始作俑者。

从类别上看,渔药属于兽药范畴,但其特有的应用对象和应用环境,又与兽药有着非常大的区别。事实上,缺乏完备的游戏规则,让整个渔药生产行业处于 “鱼龙混杂”的阶段。而渔药生产源头产生乱象的直接原因,则源于“小作坊、小公司对于利润的贪婪追求”。

随着水产品养殖质量和密度提高,对渔药需求量也不断提升,用药量增多,养殖户成本必然上涨。于是,“价廉物美”的渔药,成为养殖户的迫切需要。有了需求就有了利益,“物美”可以先放在一边,“价廉”往往成为许多小厂家、地下作坊的“核心竞争力”。大量“三无”产品、违禁药品,就此遍地开花。亦有部分实力或资质不够的生产厂家紧紧围绕“利益最大化”,在原料选用或渔药成分上做文章。

北京鑫洋水产高新技术有限公司营销总监顾惠华告诉记者,由于初期渔药生产发展粗放,对原料进行简单预混和包装就能上市销售,导致很多并不具备从业资格的人员进入行业。虽然国家不断出台新的政策法规对行业进行规范洗牌,但在利益的驱使下,这部分渔药供应商不但并未消失,反而愈加猖獗地选用价格低廉、无保障的原料进行生产,并冒用正规厂家的批文批号销售产品。

此外,由于多数传统渔药的科技含量低,容易模仿和复制,也大大降低了入行的门槛。这部分“来历不明”的渔药产品由于生产成本低,终端销售价格也相对较低,甚至往往比正规产品更受欢迎。

“打擦边球”也是许多资质不全、实力不强的生产企业制造混乱的方式之一。“一是原料采购把关不严,选用一些不符合安全标准的原料或早就被国家明令禁止的原料进行生产,二是钻‘调改剂’不属于兽药范围、不受相关政策法规监管的空子。”顾惠华介绍。以此前广泛用于水产消毒剂原料的二氧化氯为例,在农业部于2012年4月17日发布的第1759号公告中,二氧化氯制剂的兽药标准被废止,但由于其价格便宜,成品表面消毒效果好,也能被养殖户接受,所以在实际生产过程中,大量厂家依然我行我素。

北京桑普生物化学技术有限公司动物保健部事业部总经理张延东告诉记者,现今在水产养殖过程中,病变的发生概率已大大降低,养殖户对于种苗的免疫性和水质的调改非常注重,对水质调整改良的保健品有着巨大的市场。但市场上很多“水质调改剂”并没有多大实际效果,很多厂家简单将杀虫杀毒等制剂进行简单预混,然后制造包治百病的噱头,再加上价格因素和经销商大力吹捧,很快就会取得不错的销量。“大部分‘调改剂’都是生产实力或者技术不到家的厂家生产销售的,多为未取得‘GMP合格证’的兽药生产企业转型而来。至于是否对水产品形成药品残留,影响食品安全,就更加无人追究。”

渔药乱象尽管多有源头引起,但通过记者实地对渔药中间销售商和一线养殖户用药的调查情况来看,行业下游销售和终端使用的混乱,丝毫不亚于产业链上游。

生存压力导致下游乱象

无技术无实力 下游终端“病急乱投医”

老陈在广东佛山三水区大塘镇经营渔药快十年了,对于渔药销售很有一套。“一般养殖户买渔药都是通过常年积累的养殖经验、向自己熟识的养殖户或者像我们这些经销商咨询,所以我做了七八年的渔药销售,也维系了大唐镇和周边场镇很大一部分养殖户。”老罗的销售经验总结为“关系维护”,这一点也得到南京巨豹生物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秦生巨的认同:“在渔药行业的下游,经销商和养殖户从业素质普遍不高,在渔药选用上也很少有科学的方法,多是相信经验或他人的建议,这也为推广渔药时以‘利’为主埋下了伏笔。”

“其实我们做销售的压力也很大,一是没系统的技术,虽然在卖药过程中积累了一些经验技术,仍不足以支撑对各类复杂鱼病的处理,只能简单按照药品说明书来推销,或电话询问渔药厂家驻派本地的技术人员;二是资金压力大,养殖户的赊销情况比较严重,无论是饲料还是渔药,多采取水产品出塘上市才付清款项,有时遇到大病,满塘尽失的情况下,欠款收回来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老罗总结,在技术和资金欠缺的情况下,生存压力往往很容易让经销商“乱来”

浙江淳安县水产养殖业比较发达,做渔药的老张同样觉得“很乱”,但为了生存,也没办法。“我自己经营了几十种渔药产品,有知名厂家的,也有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小厂家,大厂家的产品长期效果好,但售价高,利润低,我们会搭售部分高利润而无关紧要的渔药,这样能提高自己的销售利润。”老张坦言,这是行业潜规则,大家都这样做,“大量推广水质改良剂是当下维持销售利润的主要绝招,这个东西也就是单纯的杀菌杀虫效果,一般用了不会出问题,养殖户买回去用了也感觉像那么一回事儿。但是一般很少推知名厂家的水质调改剂,这部分厂家的产品比较贵,对养殖户来说成本太高,对我们来说利润又不够高,所以更多是推一些售价低、利润高的改良剂。”

这样的说法,也得到了成都市新津县水产养殖户老赵的印证。老赵有20多亩鱼塘,主要进行鲢鱼、鲤鱼的混合分层养殖,市场好的时候会做一下鱼苗培育。“我养了这么多年的鱼,对于渔药的选用还是有自己的一套,有时候我比到塘头来推销渔药的还能讲,除此之外,我还是比较相信附近的养鱼能手和镇上卖饲料渔药的推荐。”说起对渔药的选用,老赵头头是道,“主要是做好水质的管控,鱼这个东西如果一旦发现生病的情况,就算买渔药回来进行治疗,也会受到损失。但是偶尔也有失手的时候,有时候一批鱼全部死亡,除了赊销的饲料、渔药不能按时还款而外,一家人的生活也会受到非常大的影响。”不过老赵说这种情况很少,在他身上还没有发生过,但他们村上有过这种情况发生。

当记者问老赵自己鱼塘里的鱼是否安全时,他有些支吾,“这个东西全靠经验,要让我讲科学道理,我也讲不出来。不过我养的鱼肯定安全,平时我们自己也在吃。”随即当记者问老赵养的鱼在平时使用抗生素等药品是否考虑残留时,老赵很无奈:“其实我们是操心食品安全,关心国民健康,说不定哪天我们的饮食就是自己一手捏造的不合格产品,但是没办法。使用抗生素等药物是被迫的,我们养殖户希望厂家或者鱼病专家花大力气去研究、钻研养殖中迫切需要解决的疾病的渔药,而且还要把价格降下来。”

三位不同身份的“行业代表”,可以说是渔药下游终端乱象的典型样本。经销商、养殖户从业素质不高,缺乏资金和技术的支持,在面对生存问题时,不得不周而复始地沿着老路“乱”下去。至于行业乱不乱,至于乱卖药、乱用药会不会造成食品安全问题,对于他们来说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价格降下来、利润提上去”,让他们能生存。

乱不是未来

行业洗牌 规模化发展是治“乱”好出路

“健全行业游戏规则,明确落实行业监管职责,加快对渔药生产企业的洗牌;渔药生产加强科研投入,形成渔药生产行业联盟机制;经销商也要洗牌,提高对经销商渠道开发的门槛,加大对经销商的技术输出与支持,持续协助经销商做好后服务市场;水产养殖加快往规模化养殖之路发展,提高养殖参与人员的从业素质。”秦生巨、张延东等几位“企业代表”,对于渔药行业从目前的乱象中脱离出来的路径认识高度一致。

实际上,在行业规则的制定方面,国家一直在不断做出努力,但一个法治、理性的监管环境,并非一朝一夕就能完成。在目前的情况下,企业只能先从自身做起,加强市场适应和改造。“加强自身对渔药产品的研发能力,对生产原料入口进行严密把关,产品做到保质保量;加强对经销商统一监管,统一产品零售价,加强自身技术服务团队的建设,对经销商的技术加大培训和支持,未来还将计划与一些有实力的经销商合作,推行服务性和技术性强的实体专营店,努力打通中间环节,从而让自身研发出来的优质渔药产品在终端销售价格上实际降低,让养殖户在技术的保障下,使用到更加实在有效的渔药产品。”顾惠华对于公司未来的发展思路非常清晰。

而秦生巨则强调,巨豹在未来渔药行业发展过程中,除了要加大对产品的研发和对经销商的技术乃至资金方面的合作支持外,还将大力推行渔药售后服务的支持。“加大我们技术团队的建立,要努力把我们的技术团队推到塘头,让专业的技术团队深入到实地,对养殖户的情况进行把关处理,在解决问题的同时,顺带提高经销商和养殖户的从业素质和技术含量。”

从实际情况来看,尽管目前整个渔药产业链从源头到终端都乱象丛生,但无论是生产者、销售者、使用者,都希望行业走向科学健康的发展道路。只有整个渔药行业的健康发展,才能保证水产养殖从源头上做到健康、绿色的产品输出,才能在根源上杜绝有毒有害水产品走向餐桌,才能让食品安全问题得到控制。这既是相关政府机构部门的职责,同时也是整个渔药行业,乃至整个水产养殖行业每一个从业人员的职责。

渔药企业于乱市寻方向

渔药市场的混乱或许可以归因为养殖市场盲目地追求产量,才会吸引闻利而来的诸多小厂家,对于真正在做渔药的企业而言,或转型或专注,各家的特色化正在逐步显露。

渔药行业的蓬勃和混乱,某种程度上跟水产养殖产量的提升不无关系。之中的逻辑是,养殖户追求效益,想方设法提高养殖密度,势必需要增加饲料投喂量,直接的后果便是造成水质变差,鱼病增多,此时的主要解决办法离不开渔药——这是广义上的说法,包括治疗鱼病的药品,因为疾病较多,过去几年也让渔药企业得到发展的机会;另一种就是非药品范畴的渔药,比如水质改良剂等调水产品。

渔药按照传统被划分为杀虫制剂、消毒杀菌剂、内服药和水质改良剂四个方向。对于杀虫制剂和消毒杀菌剂两个板块,武汉中博水产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技术总监李远国认为对症下药是一件麻烦的事,因为养殖品种多,不同养殖品种对药物的敏感程度也不一样。“指环虫种类不一样,每一种对药的敏感程度不同,中博在车轮虫和指环虫上面已经做了许多探索工作,积累了很多经验但依旧不能够保证做到药到病除。”李远国表示。

主办单位:中国渔业协会    |    联系电话:010-59194676, 010-59194679    |    传 真:010-59194640    |    Email:cfainfo@163.com
承办单位:百奥泰国际会议(大连)有限公司    |    联系电话:0411-39607303    |    传 真:0411-84575250    |    Email:pr@bit-expo.com
中国渔业协会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3-2017    |    技术支持:百奥泰国际会议(大连)有限公司